“条件进步了好作风没变”——记者夜守大庆油田1205钻井队

入夜的1205钻井队驻地,钻机轰鸣,淅淅沥沥下起小雨。5日0时许,工程四班列队喊着号子、走进井场,按各岗巡回检查项点一一排查安全隐患,与二班顺利交接了任务。

位于大庆油田采油四厂的“杏扶7-丁4-斜丙622”号井,是“铁人”王进喜带出的1205队本年度打的第13口井。按照计划,队员们将对这口井最后的200米发起冲刺。带班副队长蔡俊哲与技术员,跟当班队伍安排好各岗作业任务、技术措施及应急预案,以确保工序衔接更加紧凑。还不时叮嘱大家,雨天上下钻台注意脚下防滑。

钻台上,3名队员默契配合,完钻、循环、起钻,红色的工作服一会儿就溅满泥浆。对自己所负责的任务,他们近乎于“痴”地完成每一个动作。在他们看来,只有像“铁人”老队长一样,才不会拖队伍的后腿。“天天跟这些铁疙瘩打交道,没点儿铁的精神怎么成。”一名队员说。

逐渐下大的雨,让夜变得似乎更加漫长,而对于值守的钻井队员们,却容不得一丝大意。刚接完钻杆的吕天宝回到值班房填写工程报表,雨水随着安全帽缓缓流向他的脸颊。笑起来憨憨的吕天宝说:“比起‘铁人’会战时期用的铝盔,我们现在戴的低温防静电塑料安全帽更轻便、安全。”

从大庆油田会战初期石油工人们住的牛棚、地窨子,到如今配有空调、电热器等设施的移动板房,井队的生活保障有了大幅改善,但时常远离城区、驻扎野外的作业环境不曾改变。

再次走回井场,吕天宝大喊了几声给自己提气,“越到后半夜,眼睛越要发亮。”

凌晨2时许,驻井房内的对讲机传来值班司钻工人修建设的声音,他向蔡俊哲紧急报告:钻井钻至1751米时,出现打钻钻压异常。蔡俊哲随手戴上安全帽,抓起一件棉袄,三步并作两步小跑至司钻房。

“可能是脱压?井有点儿打不动了。”修建设说。蔡俊哲仔细观察钻屑返出情况,上手校对了泥浆性能,均未发现异常。设计报表显示:该井段为扶余油层油顶,地层较硬。蔡俊哲叫修建设不要心急,采用低钻压多“磨”一会儿。10分钟后,钻进恢复了正常。

随后,蔡俊哲把钻入此类地层的“老经验”教给了修建设。“在1205钻井队,干部‘三带头’‘四不离’是传统了。”修建设说,一有时间,队干部就带着我们学技术、练技能,进行传帮带。他们“当了干部,还是钻工”,没有特殊情况不离井队,节假日不离井场,复杂情况不离钻台,关键环节不离岗位。

为保障生产顺利进行,轮流接替的队员们经常不到10分钟就解决一餐。用餐时,告诉记者,只要上了井,脑中的神经就紧绷起来。轮到夜里休息时,经常是回到驻井房倒头就睡,哪还管什么洗漱。

尽管如此,也坚持“半睡半醒”,还要随时留意接听来自项目部、技术科的电线时左右出门核对钻杆数量的发现,下了一夜的雨,已经变成了雪花。

7时许,忙碌了一夜的钻井队宣布完钻,顺利完成当班任务。成功拿下年度第13口井的1205钻井队,此刻年进尺已达20881米。至此,这支队伍已累计钻井2343口,总进尺296多万米,相当于钻透334座珠穆朗玛峰。

雪花由点成片覆盖了地面,莽莽芦苇荡上耸立的1205钻井队井架上,“大庆钢铁1205钻井队”的红色队旗显得愈发鲜亮。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