渤海国贞孝公主墓壁画出土让人明白消失的兵器“铁挝”的模样

自古东方出豪杰,刀枪剑戟,斧钺钩叉,镗棍槊棒,鞭剪锤爪,拐子、流星,十八般武艺,各有各的特长,各有各的技法,在这大众的十八般兵器之外,还有很多极少见的冷门兵器,那更是属于少数人的绝技,在历史上就曾出现过铁挝这一武器,可它究竟是什么玩意呢?接下来让我为您揭秘。

(本文所有图片,全部来自网络,感谢原作者,如侵犯您的权利,请联系本号作者删除。图片与内容无关,请勿对号入座)

《旧唐书吉顼传》中记载了武则天说的这样一段话:昔太宗有马肥逸无能驭者,朕为宫女进言曰:妾能制之然须三物,一铁鞭、二铁挝、三匕首。鞭之不服则挝其首,挝之不服则断其喉。武则天的话语中,将铁挝与匕首、铁鞭作为并列词语,那也就是说明铁挝为一种铁制兵器。但关于它更细致地描述,我们在《旧唐书》中就再也找不到了。

古代武器爱好者大都了解,虽然古代有很多种类的武器,但是除了暗器之外,其他兵器大都可以在十八般兵器中找到相似者。大部分人认为,所谓的铁挝其实就是铁锤,专家们认为这种猜测并不严谨,但由于没有真正的铁挝出土,我们对它的了解只能来自古籍中,在查阅了大量相关文献后,专家们给出了三种他们的看法。

第一种猜测是形如骨朵,所谓的骨朵可不是花骨朵,而是一种北方少数民族独有的兵器,它通体修长像长棍一样,但是在顶部呈现出瓜形,通常为铁质或是硬木制成,打击力度极大,破甲效果很好,即使是身披轻甲的士兵,骨朵也可以对其筋骨造成巨大损伤。

第二种猜测铁挝就是笔挝,这种武器常见于小说和评书中,罗贯中编写的《残唐五代演义》中就出现了使用笔挝的李存孝。从书中的描写可以看到,所谓的笔挝其实就是一只手握着的铁笔,向前伸出食指与中指。这玩意长得很怪异,拿着它看起来就像随时在对人竖中指,但实际上是一种特殊的啄锤(也就是戈与锤的结合体)。中间手掌部分铸的极其厚实,可以当成锤来打砸,笔尖可以用来啄人。

第三种看法是就是飞抓,也就是形似铁爪的兵器。《武备志》有飞撾作为佐证。这种形制的兵器,既没有刃用来劈砍,也没有尖用来突刺,武则天还要用爪子抓住别人的头,听起来实在是不太靠谱呀,而且把力量分散于多个爪尖,杀伤力肯定会大打折扣的,但这仍不失为一种猜测。

1980年,在吉林市和龙县的龙头山上,发现了一座古老的墓室,经过专家们细致地勘探,最终确定这是唐代渤海国的公主墓。如果想要了解东北区域的发展历史,渤海国是无法绕过的重要一环。从公元698年建国,一直到公元926年被契丹亡国,两百多年的历史中,东北地区在渤海国政权掌控下平稳发展。

古墓的墓主贞孝公主,就是渤海国第三代大王大饮茂的第四个女儿,大兴五十六年(公元729年)卒,葬于龙头山上,整个墓室呈长方形,内部十分宽阔,青砖砌筑,以石板封顶,前设甬道和墓道。在甬道和墓室的东、西、北壁还有大量壁画,绘有武士、内侍、乐位等身份的侍者,人物描绘得十分形象。女子大都是指如削葱根,口如含朱丹。她们温婉婀娜,妩媚动人,男子则颇具阳刚之气,看起来十分坚毅正气。

在众多的男子形象中,有很大一部分为士兵造型,其中有一位士兵动作十分奇怪,他扛着一个镐头形状的兵器,这件兵器看起来也是一件马上兵器,但是兵刃首部却像是一个大烟袋,这究竟是什么玩意呢?经过考古学家仔细研究,最终证明它就是古籍记载的铁挝。这是一种和铁锤、骨朵同类的击打兵器,虽然没有刀枪犀利,但却十分实用,因为铁挝不仅兼有铁棍、骨朵的优点,最重要的是它还可以作为铁镐使用,当时的士兵在和平年间大都返乡耕田,有这样一件兵器,回家干活还能用来刨土。

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,两次工业革命接连发生,出现了一种名为钢的高质量合金,它凭借着延展性好,耐磨损,耐腐蚀等优势,逐渐占据了金属材料的大片江山。再加上冷兵器逐渐没落,铁挝等沉重的击打兵器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,这似乎十分可惜,但却并非一件坏事,历史的潮流是无法阻挡的。铁挝类兵器已然成为历史的一部分,我们找到了它的原型,也算是给历史一个交代。

Leave a Comment